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长姐》长姐当家免费阅读 第十章 爷孙谈心 长姐男妃文

《长姐》长姐当家免费阅读 第十章 爷孙谈心 长姐男妃文

发布时间:2021-03-16 06:01:10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糖拌饭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长姐》由糖拌饭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月姐,周公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没一会儿,这场堵局的结果就传遍了柳洼镇。柳洼镇又

长姐

推荐指数:10分

《长姐》在线阅读

《长姐》 免费试读


没一会儿,这场堵局的结果就传遍了柳洼镇。柳洼镇又多了一个谈资,而做为赌斗的两方周大爷和李老头,还有一些善后的要谈,就另外找地儿聊天去了。

此时,李月姐心头一块大石落地,又净得了四两银子的赌金。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于是就带着李墨易和李月娇,先去郑屠家的肉案切了一刀肉,三指宽的肥膘,然后又打了一壶酒,再买了两盒油酥饼,还有一袋上好的烟丝,这些自然是拿回去孝敬阿爷的了。

随后姐弟三个路过姚裁缝家的成衣铺的时候,月娇死活要进去,这丫头掂记着过年的新衣服呢,之前知道家里困难,也不敢提想法,可这会儿赢了银子,那哪还客气啊。一进铺子,就盯着一块水红梅朵儿的细布料,那脚步就再也不移动了。

“不行,咱家守孝呢。”李月姐摇头。

月娇儿才扁扁嘴,最后选了边上一块白底带蓝花的布料,看着也挺雅致,随后李月姐就给家里几个小的抽了几块素色的衣料,都是普通的细布,比起李金凤今天买的那缎子就没的比了。

不过,过年能有新衣服,这已经让墨易和月娇欣喜了。

付了账,收好布料,李月姐这才打量了整个铺子,果然,艳色的衣服少了很多,如今挂着的已经有不少素色衣服了,柜台的一边还堆了几卷白麻布。

“姚家主婆,这快过年了,你这铺子的衣服颜色怎么越来越素,艳色的还是前段时间制的吧?”这时,边上一位顾客问姚娘子。

“这马上就过年了,该买的都买的差不多了,再做艳衣服就得积压到明年,等天一热,艳色的衣服瞧着刺眼,还不如这素色的好卖,咱们做衣服的得赶在时间前头不是。”姚娘子一张快嘴,却把道道儿说的通透,反把真正的原因瞒了下来。

说着,还冲着月姐儿打了个你知我知的眼神,月姐儿自然回了个心领神会的眼神,只觉姚婶子这张嘴哦,死的都能说成活的了。

不过,说又话回来了,姚婶子那么解释也有几分道理的。

果然,那顾客点头:“不错,不错,是这个理儿,那我家里都有艳色衣服了,这回就再买两件素色的,过了Chun穿正好。”

于是,姚婶子又多卖出两件素色的衣服。

月姐儿便朝她拱了拱手,说了声生意兴隆,然后带着弟妹趁着夕阳的余晖回到家里。

心里还想着,阿爷应该回来了,之前赌完,阿爷和周大爷另打地方谈话,李月姐自然不便那时候去打扰阿爷。

此时,一进院子,就看到阿爷已经回来了,正蹲在两院中间的土墙垛上,仍眯着眼睛编着竹篮,似乎之前那场激烈的赌局跟他毫无关系似的。

这会儿,他两腿夹着竹篮子,一手编着,另一只手却从烟袋里抽烟丝往那烟铜口里放,只是烟袋早就瘪了,两指捻出来的只是些烟丝粉沫,李老头叹了口气,正拿放下烟筒,没想横里伸出两指,捻着细戎的烟丝放进了烟筒里。

“阿爷。”李月姐在边上叫着,边拿着李老头那个空烟袋,先前里面的粉沫倒了出来,然后把刚买来的烟丝放了进去。

“呵,这可算是急时雨了。”李老头狠狠的抽了一口,然后朝天吐出一口烟雾,那样子很满足。然后侧过脸,还看到李月姐巴巴的眼神,不由的笑了,赌局他虽然赢了,但事后一些事也还是要跟周家谈妥的。

于是道:“没事了,不过,你自己说的,要守大孝,守三年,所以,这三年都不能出嫁,等三年一过,你都十九了,到时也不知还能嫁哪个好人家,真不知你这回这么坚持是对还是错?”

“自然是对的,孙女儿是长姐,有些责任是不能推卸的。”李月姐低着头道。

“嗯,也对,你能这样想也不枉你爹疼你,墨易十三岁了,再过三年,十六岁,他爹那个工他就能顶了吧,到时也该他撑起这个家了。”李老头道。

李家长子李伯显,也就是李月姐的爹,是个秀才,但却不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年轻那会儿,运河修堤,朝延沿河岸两边的村子招河工,按人头摊到每家每户,摊到李家时,李老爹是瘸子,衙门不收,两个儿子,李大本来有秀才功名,是可以免的,但李婆子偏心老二,死活让李大去上工,最后李大只得脱了秀才的长衫,换了短衣去当河工,好在他有秀才功名,管理河工的工头就让他当了巡河道的记录员,也并是一个文职,不用每天干苦力了,此后他又凭着工作勤恳,一步步升到了河工总甲,成了衙门里正式的吏员,就是可以传给后代的那种。

所以,从原则上说,李相公故去,他就留了下一个各额,等墨易十六岁,就可以顶这个名额,当然这也只是原则上,而且具体的职位不好说,前世墨易虽然顶了名额,但干的却是苦力活。

为了修干河水库,每日里背着成袋成袋的沙石,小小年纪,那背就压的跟老头子似的。所以,对能不能顶职,李月姐并不在乎,那样的河工不做也罢。

不过前世,新皇帝登基后不久,为了缓解国库的空虚,会在柳洼这一带建立抄关,向来往的船只征税,到时,许多的河工和小吏会直接转到这个新建的抄关上,而抄关上的工作过个几年就是人人公认的肥差,前程不敢说,但是每月例钱,冰碳等都比一般衙门里肥厚的多。

如果墨易能抓住这次机会,倒是不错的,不过现在也只是想想,知易难行啊。

这会儿李月姐还是顺着阿爷的话点头“嗯。”随后好奇的问:“阿爷今天为什么会跟周大爷赌了起来,按说,有我那主意,周家不会不从的。”

“你这丫头啊,鬼心眼不小,但倒底嫩了点,你那个主意,周家投鼠忌器,是不敢不从,但你有没有想过以后呢,周家被你阴了,这一场是可以过去,可若是周家在背后使坏,你们姐妹几个,没爹没娘的,能防的住周家吗?

再说了,你和周家大少爷这一次的婚约闹的沸沸扬扬的,如果突然不成了,别人私底下还不知道怎么议论呢,而周家为了自家的面子,定然会把过错全往你身上推,到时你要怎么样?

所以,周家这婚得退,但也不能把人给得罪狠了,再至少,咱们这婚也得退个光明正大的,让别人没有话说,所以,我今天开玩笑的把你要大闹公堂的事情说了,然后才打出赌债赌消的,在大庭广众之下进行,愿赌服输,谁还有什么话说。”李老头道。

“谢谢阿爷。”李月姐听了一阵感动,她是走一步算一步,而自家阿爷却已经为自己算到后面的许多步了。

本来李月姐还打算问阿爷赌术的事情,不过见阿爷只字不提,也就不再追问了,随后想着阿Nai叫自己气病了,便又问:“阿Nai身体好点了吗?”

“没事,别担心,你阿Nai不是真病,她是装的,阿爷毕竟是入赘的,你阿Nai才是一家之主,她装病,这样,就能让阿爷顺理成章的接手这事了,所以,你这丫头千万别怪你阿Nai,你阿Nai说倒底也是为你好。”李老头又看着月姐道。

装的?阿爷的话让李月姐一阵惊讶,随后再细细想中午时发生的事情,开始阿Nai尽管是气,但并没有什么不适,只是后来,花媒婆一出现,阿Nai就突然的病了,然后把事情顺理成章的交给阿爷。

这么说,是真的装的?李月姐越想越是真的,阿Nai并不是如自己以前想的那样,完全不顾自己死活。

“阿爷,我知道了,周家毕竟是大户人家,嫁入周家,不管怎么说,吃穿不愁,阿Nai常说,人生在世,吃穿二字,阿Nai其实也是想让我能吃饱穿暖。”李月姐有些心酸的回道。

“知道就好,知道就好,不过,你阿Nai那脾气没法子的,你别往心里去就成。”李老头一脸微笑的点头,虽然木讷的脸,但更可亲。

“阿爷,我知道,但愿阿Nai别气我太久。”李月姐笑着,重生一世,李月姐发现,有些伤害也并不是如前世所想的那样预谋已久,大多时候是一些观念,处世方法的不同而造成的。

当然,李月姐心里也明白,这次自家阿Nai装病大体还是看在阿爷的份上,要不然,以阿Nai的固执,她既是认为是了她月姐儿好,再加上又对二叔有天大的好处,又哪里肯轻易妥协。

总之祖母孙女俩隔阂已久,一时半会儿是亲近不起来的。

这些事情,李月姐还是能看的分明的。只是在知道阿Nai对自己倒底还是有一丝关心,那前世积累的怨和恨的淡了不少。

随后李月姐又把自己买的酒和酥洒饼递给阿爷,又提了提手上的肉道:“阿爷,外面冷,而且天都黑了,这篮子你明天再编吧,我今晚包饺子,一会儿给阿爷和阿Nai送去。”

“要得,要得。”李老头嘿嘿的笑着。

长姐

作者:糖拌饭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经典小说《长姐》由糖拌饭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月姐,周公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没一会儿,这场堵局的结果就传遍了柳洼镇。柳洼镇又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