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九尾狐皇后,妃子》九尾狐 玻璃 九尾狐皇后,妃子小攻

更新时间:2019-10-02 18:05:46

《九尾狐皇后,妃子》九尾狐 玻璃 九尾狐皇后,妃子小攻 已完结

《九尾狐皇后,妃子》

来源:南京希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作者:咪咪小宝贝分类:古言主角:爱新觉罗,储秀宫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咪咪小宝贝原创小说《九尾狐皇后,妃子》,主角是爱新觉罗,储秀宫,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这日皇上临幸德妃,墨云通过翠竹告诉了西塔林云溪,而且皇上会途经御花园。西塔林云溪把自己打扮的美美的,穿上最美旗袍脚盆来个偶遇。身为...展开

《九尾狐皇后,妃子》免费试读

这日皇上临幸德妃,墨云通过翠竹告诉了西塔林云溪,而且皇上会途经御花园。

西塔林云溪把自己打扮的美美的,穿上最美旗袍脚盆来个偶遇。身为八旗秀女琴棋书画样样得学,西塔林云溪的琴艺不错,一曲美妙的乐曲震动空气。

爱新觉罗永禹正在前去德妃的宫殿路过御花园,刚处理完政事的他感觉异常的疲劳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可惜一大早德妃就吵闹着说许久不曾陪她。德妃的性子越来越骄纵了,失去了刚见面时的温柔体贴,所有的有点不翼而飞了,他或许该换一个妃子了。

这是?细听谁在奏琴。顺着琴音,爱新觉罗永禹转道迈向琴声处,太监宫女识趣的跟上,不多说一句。

越来越接近,爱新觉罗永禹看到了一个女子正在抚琴,驻足细听,一曲终了。琴音久久环绕。爱新觉罗永禹迷住了。

小主,时间不早了,我们该会储秀宫了,不然嬷嬷又要说了。

翠竹,在留一会吧,我好久没抚琴了。眼神恋恋不舍的摩挲着琴弦,一脸寂寞的样子。

小主。

无奈打扰声音困扰着爱新觉罗永禹,福海。

是,万岁爷,老奴这就去办。伺候皇上多年,不理解皇上的意思还怎么混,怕是万岁爷看上这个人了,听主仆的对话怕是这届的秀女吧。

老奴见过小主。走上前欠个身。

公公请起,不知公公所为何事。翠竹开口替西塔林云溪询问,就怕西塔林一张嘴坏事。还不容易的机会就这么给没了。

老奴是万岁爷身边的奴才福海,小主有福啦,万岁爷有请。

恭敬的扶着西塔林云溪来到爱新觉罗永禹的面前,欠身退下。留下西塔林和爱新觉罗永禹两人独处。翠竹不放心的看了西塔林云溪一眼也欠身退下。

机会终于来临了,压抑兴奋的心情,西塔林云溪有礼的请安,臣妾西塔林氏云溪参加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爱新觉罗永禹亲自扶起西塔林云溪。

西塔林云溪惊喜的羞红了脸。谢皇上。微微靠近爱新觉罗永禹,露出一个碧波荡漾的眼神,那样的楚楚可怜,惹人爱怜。

西塔林云溪从皇后那里得知皇上喜欢柔情似水的女子,当初德妃就是用这个手段得到圣眷。因此收敛了火爆的脾气。

云溪可否为朕在弹奏一曲。

臣妾却之不恭,献丑了。移动莲步走到琴旁坐下,拂过琴弦弹奏一曲,琴声悠长,声声入耳。爱新觉罗永禹边品茗边听曲,疲劳渐消。

躲在一旁的翠竹低着头不知道在沉思什么?墨云透过翠竹看到了爱新觉罗永禹,十年了,她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人,那张脸在脑海中不曾忘却过。杀母之仇不共戴天,她怎能忘。

福海贴心的安排下面的人先回乾清宫准备一下,今晚皇上不会去德妃那里了。临幸的是这个小主,西塔林一族的啊,还要跟皇后禀告,赏钱少不了了,哪像德妃仗着得宠欺压他们这些太监,说他们没种不男不女。

一曲终了,两人谁都没有说话,西塔林云溪垂下眼帘,柔情似水,皇上,时辰不早了,臣妾该回储秀宫了。

睁开眼睛,爱新觉罗永禹笑了,今日不用回去了,到朕的养心殿可好。仿佛看到了当年德妃的样子,那怦然心动的感觉,给人的感觉也舒服,收进后宫不失为一个良策,想要就行动,他爱新觉罗永禹看上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

可是,臣妾如今只是一介秀女。去养心殿于理不合。西塔林云溪故作为难,翠竹告诫过她,越是容易得到男人越是不稀罕。

呵呵,朕说什么就是什么,谁敢说不。爱新觉罗永禹不高兴的板起脸,佯装生气。

失笑一声,皇上金口玉言,谁敢不从,臣妾遵命就是。焉有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任君处置的样子。

握住西塔林云溪的手,笑着拥着西塔林云溪的芊芊细腰,福海,摆驾回宫。

皇上摆驾回养心殿。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回养心殿,原本打算去哪里谁又记得。只知道现在皇上打算与西塔林云溪共度良宵。

后宫本就如此,仍你在风光在得势,没了皇帝的宠爱最终什么都不是。这是一个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的地方。一入后宫,争斗一生。

西塔林云溪在宫女的带领下沐浴净身,洗得白白净净,修理指甲,以防在临幸中伤了皇上的龙体。

浸泡在洒满花瓣的浴池中,西塔林云溪闭上眼睛。她的心道现在还在激烈的跳动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她这么快就得到了皇上的恩宠。马上就要成为皇上的女人了,到时候册妃必不可少,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

小主,请起身。一个宫女站到西塔林云溪的旁边,恭敬的跪下。

嗯。一只玉藕拂过脸上湿润的刘海,踏上阶梯走出浴池,一袭红色的纱布由两名宫女捧着,仔细的在西塔林的身上绕过一圈又一圈。抬进皇帝的养心殿,皇帝作案阅读,见西塔林到来放下书本,手一挥。众人识趣的退下。

放下黄色龙帐,可容纳三四人的龙榻上一个美貌的妃子一个风流多情的皇帝,西塔林闭上眼睛迎接皇帝的临幸,夜还很长。

墨云在储秀宫房间内看着这一幕,说来也巧她和西塔林云溪住在同一间寝室,没有外人她光明正大的使用法术,笑了,很好西塔林云溪这颗棋子还真有用,这么快就接近他了。手一挥,室内恢复黑暗转成德妃那里的场景。

德妃早早的命人准备好酒菜就等皇帝,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心急如焚,以前皇上从来没吃来过,今日这是怎么了。来人,去看看皇上出了乾清宫了没?口气有点急躁,甩去心头的那股不安。不会的,不会的,皇上一直那么的宠爱她,后宫之内连皇后都对她礼让三分。

派出去的人很快就回来了,一脸菜色犹豫不决,在宫殿门口迟迟不敢进去。

德妃看到了一声斥责,滚进来,说皇上人呢。双眼通红,精心打扮的妆容有些花了,衣衫有些凌乱,德妃现在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整理。

启禀德妃娘娘,皇上出了乾清宫了。侍卫吞吞吐吐的,眼神闪烁。

坐下来,德妃平静的说。那皇上何时会到?眼神注视着手指套,这是身份的象徵。她担忧什么。

娘娘,皇上今天不会来了。

你说什么。德妃一个用力拍在桌上,碗筷东倒西歪。

顶着巨大的压力侍卫硬着头皮,皇上回养心殿了,今日临幸了一位储秀宫的小主。

滚。滚出去。德妃气的扫落一整桌精致的菜肴,啊,皇上皇上,为什么,为什么要对么对待臣妾。储秀宫,储秀宫。她就知道选秀的秀女都是绊脚石,阻碍她。该知道当日就该把有姿色的全给毁了。

这一晚,德妃的延禧宫内谁都不敢靠近,里面传来清脆的瓷器摔碎声还有德妃一声声不甘心的哀嚎,延禧宫内人心惶惶。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