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千年之恋与血玫瑰》千年之恋 双笙 精彩试读 千年之恋与血玫瑰无广告

更新时间:2021-04-19 06:01:38

《千年之恋与血玫瑰》千年之恋 双笙 精彩试读 千年之恋与血玫瑰无广告 连载中

《千年之恋与血玫瑰》

来源:作者:尹婉贤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小连,赵可潼

主角叫小连,赵可潼的小说是《千年之恋与血玫瑰》,它的作者是尹婉贤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电车开到西大门的胡同口,毛三打开车门。“你俩慢些...展开

《千年之恋与血玫瑰》免费试读

电车开到西大门的胡同口,毛三打开车门。“你俩慢些走。早些回去,别在外面胡闹!”

“要你管。”小连扶着赵可潼下了电车。

“谢谢你啊小哥哥。”赵可潼转过身对着毛三轻轻一笑。

“啊,啊,没――没事。应――应该的。嘿嘿。”毛三挠着头。

“咦,恶心死了,毛三,该洗头了。三小姐,我们走。”小连扶着可潼往前走。

小连的背影落在毛三黑色纯净的眸子,勾了他的魂魄一样。

一时迷了眼。

“喂,你还开不开啊?工作时间拿来泡女孩子啊。”

电车后面车厢里人群骚动起来。

“就是,快开车,快开车。”人群七嘴八舌地表达自己的不满。

“哦哦。”毛三像是被他们用木棍狠狠敲了脑袋,连忙关上门,随之,电车又开始行驶起来了。

这电车要绕北平城一圈,终点便是这个站口,,却要绕了城以后,弯到东面的陈云家别墅前的马路边。

沐沐跟着小连过了条街,进去一条安静的住宅街区。

街边是各种西洋结合的别墅。

几路士兵驻守在这里。

“奇怪,今天这里怎么有这么多士兵?”小连自言自语,“难道是――”小连拉起沐沐,也就是可潼,往赵宅狂奔去。

“慢点慢点,这里属于租界了吧?”赵可潼左看右看,一看就知道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

“是的。三小姐三小姐,我们快点走,咱家出事了。”小连人小步子却飞一般轻盈,拖着后面跟没事人一样的赵可潼。

“我们家是做什么的?”

“老太爷啊,他是北平的四大盐商之一。除了陈家以外,其他两大盐商都住在这里。”小连带着赵可潼走出巷子。来到一个中西结合的四合院前。

所谓中西结合呢,是赵老爷子起初重建赵宅时,保留了宅子本来的模样,又加入了西洋的玩意,什么电灯啊,等等有用的东西。

“陈家?”

“是的,陈家与我们赵家世代交好,三小姐,这你也忘了?难道连陈少爷也给忘了?”小连拉着可潼拐了一个弯,进了一个四合院前的空地巷子口前。

赵宅院子宽敞,起码能容得下七八辆洋车。赵老太爷的洋车就停在门口。

“陈少爷?哪个陈少爷?”可潼在小连后面问道。

小连正想回答她这个问题,见老太爷正下车。

“赵老太爷回来了,看来,一定有重要的事情。”小连拉着赵可潼,朝门口走去。

“赵老太爷,您回来了。”小连恭恭敬敬地立在洋车旁。一会,一位看上去七十多岁的长衫戴帽老人,在随侍丫鬟的搀扶下,踩着脚踏凳,下了洋车。车夫把洋车开到了赵宅门前的角落里。快步跟上老太爷。

“是小连吧,长这么高了。”老人家看了一眼小连。

“老太爷,您几年没回来了,这次一定在家里多住几日。”

“没办法,忙呀。这是可潼吧,来,爷爷看看。”赵老太爷伸出颤颤巍巍的手臂,朝赵可潼招手。

面前的老人,虽说不认识,但看着也慈祥。赵可潼就去了他身边。

“嗯,我孙女比我那糊涂儿子要水灵多了。”

糊涂儿子?她爹?赵可潼满是疑问看了小连一眼。

“可潼,今年多大了?”

这一问把可潼问得一下脑子飞转起来,多大?这身体的主人应该多大,看上去应该与小连差不多吧。

“二十多了。”赵沐沐心里后悔,穿越过来,也不把这身体原主人的基本信息弄清楚。:她寻思着可千万别问了。

“二十多了,可以接管家族生意了?”

赵沐沐吃了一惊,怎么,一穿越过来,我成了富三代了还,一不留神,这老一辈的居然还把家产要交给自己?这怎么办!

“老――老太爷!”小连也被这位老人家的话吓了一跳。

“怎么了?”

“您这是不是太仓促了,家里还有大小姐,还有大老爷和三老爷,您这样他们会不服的。而且,您忘了,再过不久,三小姐过生日,您可得为她的婚姻大事打算了,小连还记得您提过陈家大少爷呢,小连也觉得他不错的。”

“唔,也对。阿辰那边,唉,不好办啊,原本想着和他家结亲家,亲上加亲,事情有变,唉,可惜。

哦,潼潼啊,明天,你起早些,梳妆打扮妥当,中午随我去北平国际大饭店开会。”

北平国际大饭店?可潼眉毛微挑,那不是小连说的四大家族谈生意合作的地方吗?这一穿越来就――就去斗?

可潼一想就有些不安了,试探性地问到:

“可以不去吗?”

“当然不可以。”赵括的语气可谓比钉子还坚定。

他一边快步走,一边头也不回对他身后的一个年轻姑娘说:

“阿凝,明天八九点左右,你去接三小姐,并告诉她该穿什么衣服画什么样的妆容,不得有差错。”

这个被唤作阿凝的姑娘,生得不算标准的美人,只是眼睛透亮机灵。

只听她简短的应了声“是。”就不再多言。

可潼看着姑娘,年龄约莫二十来岁,乌发素色绾一束,秀口青眉淡粉妆;旗袍及膝腰半尺,一双凤眼辨荒凉。

正可谓,所有精神气,全在细眉之下,鼻口之上。

甚灵光!

这阿凝步履稳健,声若清泉,紧在老太爷身后。半步不多,寸步不少。

“老太爷!”可潼收回视线,心里万般无奈,没想到这三小姐这样不好当,这才穿越来,就要去复杂的商战里翻一翻,这可怎么得了!

“你喊我什么?”赵括一听可潼对他的称呼,瞬间停下急匆匆的脚步,转身凝眉,看起来,微微发怒。

身后的阿凝也转身盯着可潼看,摆两只嫩玉双手,规矩置于小腹前。

可潼被看得有些尴尬了,正僵持下,听到小连低声提醒:

“喊爷爷啊三小姐。”小连在旁边一手拉扯可潼下衣摆,一边抬眼觑看赵老爷子。

“爷――爷。”赵可潼还没回过神来,他们讨论的陈少爷是谁?听这位老人家,称呼他“阿辰”,竟有些耳熟,想不起哪里听过。

“这才对嘛,走我们进去。”赵老爷子携可潼等人跨入赵宅大门。

这个赵家老宅不就是电视看到的大四合院嘛。进门,一个明亮的前院出现在眼前。两个宽阔的厢房在正房两侧。正房两侧向内,是两条小路。通往后院。

“可潼住在哪间厢房?”

“回老太爷,三小姐住在东一厢房。”

“东一,东一。”赵括重复这两个字,心想,看来自己不在的这几年里,这孙女没少受委屈,居然被人挪到东一去!

可潼心里不解,东一怎么了?

“老太爷,要给三小姐换房吗?”小连问。

“换什么,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老太爷边说边朝正房快步走去。

待老太爷进去正房,赵可潼终于可以放下心。

这老人家走路怎么跟逃命似的,追都难追上!真难为那位叫阿凝的姑娘了。可潼心里想着,又想起东一厢房来,觉得奇怪。

“老太爷那句话啥意思?怎么,东一厢房闹鬼啊?”

“那倒不至于。三小姐请进。”小连推开门,站在门前,双手规矩垂在身前。

“哎呀妈呀,这屋子发霉了吧。这都什么味呀!”赵可潼前脚跨进门槛,半个身子都进入了就有一股子酸臭迎面扑来。

“我要换房。”赵可潼把手掌当扇子使用,在鼻子前死命扇着。

“三小姐,怕是换不了了。”

“怎么换不了,长期住在这样的房间里,会生病的,我还这么年轻,还没有男朋友呢。换房换房。”

“三小姐,真换不了,您这还算是好的,您的亲姐住您隔壁那间,不仅潮湿,还小,您这里虽然潮了点,但是大呀。您在这里翻跟斗都没有问题。”

“什么话,虽然潮?姐姐,长期住在潮湿的环境里,会得各种病的,对面住的谁?”

“我。”一个衣着懒散的看起来有二十七八的蓬头垢面的女人,抱着手臂,立在门前。

这女人比可潼高半个头。壮实圆润却又如华贵的珍珠凝脂一样,肌肤雪白甜腻。

“大小姐。”小连低下头。

“啪!”一个巴掌声在房间内响起。

“哪来的野丫头,教坏我们三姑娘。”

赵可潼转身看去,见来者是一个二十七八的少妇。见她衣服半敞,头发凌乱,圆脸黑眼圈深陷,形如水桶,高而壮实。面色凌厉下,倒还有几分姿色可辨。

这张脸,倒是像极了那个人。

“是你。贱女人。没想到,这一世,在这里见到你。”赵沐沐见她像极了21世纪的表姐,气上加了一把火,一手把小连拉到身后。

赵可钰没想到可潼居然还回来了,又想教训她一番:

“哼,庶出的卑贱身份,有什么资格同我讲话,我可是赵家唯一的外孙女!还有你,野丫头,今天本大小姐就命人把你丢到大西门的护城河里喂鱼。或者,卖到舞厅里做舞女。给男人玩玩!”

小连又气又不敢吱声,只躲在沐沐身后,连看她的勇气都没有,羞辱地掉泪。

“啪!”赵可潼一个跨步上前,挥手就是一巴掌。

“!”赵可钰生平第一次挨巴掌,被打懵了在原地,一时半会说不出话,脑子没转过来。她——赵可潼居然打自己!这是她万万没想到的。若是换做旁人,一定立刻把对方的脸抓烂。

这丫头怎么昨夜没被他们打死?不仅没有打死,还跟换个人似的,脾气也大不相同。若不是亲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