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长姐》长姐难嫁 精彩内容 长姐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1-03-16 06:00:55

《长姐》长姐难嫁 精彩内容 长姐免费阅读 连载中

《长姐》

来源:作者:糖拌饭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李月姐,周公子

主角叫李月姐,周公子的小说是《长姐》,它的作者是糖拌饭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大年初二,新皇登基,定年号元和,新年为元和元年,...展开

《长姐》免费试读

大年初二,新皇登基,定年号元和,新年为元和元年,同时宣布大赦天下,开恩科。

元和帝今年五十岁,先皇帝和朝中大臣给他的评价是孝顺,忠厚,友爱,他也是是凭着这个评价稳稳当当的作了四十年的太子。

在这四十年的太子生涯里,元和帝没有什么别的建树,唯一的建树是给皇家添了二十几位皇孙,而这些皇孙们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也因此,新皇一上位,新太子位的争夺就在看似平静的水面下拉开了帷幕,如今,京城各势力,地方各大员,将整个京城搅得一地鸡毛。

当然,这些不关李月姐什么事,做为普普通通贫民,李月姐一家还挣扎在温饱线以下,正为着吃饱穿暖的日子而奋斗。

只要再过个十几天,各地士子都将云集京城,而柳洼这个运河码头就是第一站。

李月姐期盼已经的赚钱大计终于也拉开帷幕了。

所以,恩科的消息一公布,李月姐就忙活开了,一边准备着搬家,一边就直跑成衣店,当然,她跑成衣店不是为了买衣服,而是买租房子用的被头铺盖,租个房子,你不能没有被褥子给人盖,而新的,月姐儿也买不起,京城一些大户人家每年都要处理一些被褥子,买些回来,洗干净了是一样的,还能省钱。

“月姐啊,这一车的被褥子你拉回去吧。”姚氏成衣铺里,姚娘子拉了李月姐到后院,后院子里摆了一辆独轮子,车子两边扎了两捆扎了高高的被头铺盖,李月姐目测了一起,应该有六七套之多。

李月姐动手翻了翻,这一车子被褥居然有七成新的,伸手一摸里,发现居然都是棉的,偶尔的也压了一些碎布,但质量却是相当不错,至少比她家里的棉被暖和,看着很满意,不过,那心里也打着小鼓,这样一车铺盖,没有个五六两银子那绝对拿不下的。

她现在手上只有六两银子,如果全都买了被头铺盖的话,那家里的房子还要整一下,再加上平日的伙食,这种租房都是包伙食的,也正是因为这样,房价才会更高一点。

士子们可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

想着,最后李月姐一咬牙:“姚婶子,我只要一半就够了,大约多少钱?”

虽然以姚娘子的为人,肯定可以给她赊账,但她还欠着姚婶子的银子呢,哪里好再赊。

姚娘子能开一个铺子,那也是眼力介极好的人,又哪里看不出李月姐的拮据,拍着李月姐的胳膊笑呵呵的道:“别客气,这些被子你家用的着的,二两银子就够了,有几套等手头宽裕的时候再拿我这里来翻一下新,还能当嫁妆呢。”姚娘子边说还打趣了李月姐几句。

“二两银子?”李月姐一脸疑问,有些不信。

“这我还能骗你啊,年前,我去城里进白麻布的时候,打听到有一户人家卖了房子要回乡,正好你托我收些半旧的被头铺盖,我就找上门,那人家也急着回乡过年,便三文不值两文的卖了,这些就是二两,我没少要你一分钱,当然了,我也不能赚你的银子,就你一个消息,我这几天可是赚了不少银子,瞧,铺子里的货都卖空了,我要真还赚你的银子?那我还不被我家里给唠叨死啊。”说到个死子,姚娘子又是一阵呗呗了两声。

“瞧我这嘴,大过年的,不说不吉利的,月姐儿,你甭客气了。”姚娘子十分爽快的道。

“那好,我不客气了,谢谢姚婶子。”见姚娘子这么说,李月姐也不是个别扭的人,便爽气的应了,付了二两银子,别人的好,记在心里就是。

想着,环视了一下姚家这店铺了后院,两间房子多是用来放货的,这几天,货销一空,那两间房也显的空空的。

于是李月姐又道“姚婶子,我看你这段时间如果不进大批货的话,正好把这两间房子空出来,前几天新皇登基,公布消息说要开恩科呢,如今,各地官员和皇新国戚都来京城奔丧和恭贺新皇登基,那京城的各大客栈早已经挤的满满当当的了,我们这里离京城近,又是码头上,来往方便,到时候各地士子云集,指不定还要到我们这里租房子住呢。”

“行,那我看看,如果暂时不进货了就整理出来。”对于租房子这事,姚娘子倒不在意,随口应着,以前科举的时候,也有士子来租的,也赚不了几个钱。

见姚娘子并不太在意,李月姐也不多劝,今年可不比往年,反正等房价一上来,姚娘子再整理着租出去也不迟。

随后李月姐便叫了二弟墨易,四妹月娇,借了姚婶子家这独轮车,将一车的被头铺盖推回了家里。

只是这独轮车,姐弟三个都推不来,歪歪倒倒的,好不容易到了家门口,却倒在了地上,姐妹三个也撑着膝盖直喘气,没力气了。

“李月姐,没事吧,要不我让下人帮你推进家。”这时,一个男声传来,李月姐抬头一看,却是周家的大少爷周东源从隔壁东屋里出来,李二叔正殷勤相陪。

“不用了,多谢周公子。”李月姐笑的回道,虽然因为前世的关系,她不待见周东源,

这周东源别看表面上温文尔雅,其实那是做给别人看的,

讨个好名声,其实最是浪荡无行,前世李月姐就瞧不上,今生就更没好感了。

当然这会儿人家好言好语的,她自然也要好言好语的,周家还不是她能得罪的起的。

然后招呼着几个弟妹直接拆了捆件,一件一件的抱回屋里。

“那就不打扰了。”周东源扯了嘴,皮笑肉不笑,他本来也就一句客气的话,是做给李家人看的,其实,对于年前闹的那婚事,周东源也是瘪屈的不行,本来让他娶李月姐做正妻,他就有些郁闷,好在,李月姐算是柳洼镇的一朵花,李相公又是秀才,而那灵水寺的和尚更说了李月姐有旺家之福,再加上爷爷说的君子之泽五世而斩,所以他就捏着鼻子认了,郁闷之下,他便去城里花天酒地了两天,没想回来才发现这婚事又黄了,害得他被一干好友取笑了一顿,是可忍,孰不可忍,若不是这婚事是在全镇人的眼皮底下黄的,现在又是敏感时期,他不好做的太难看,否则,他早就让李家好看了。

说完,周东源又朝着李二叔一拱手,然后带着两个随从骑上马,扬鞭而去,扬起灰尘无数。

“你这大丫头,人家周公子一片好心,你怎么不识好呢。”李二叔瞪着李月姐。

“二叔,咱是什么人家,周公子又是什么人家,这么点小事,人家是客气,咱哪好意思真让人家帮忙。”李月姐随口解释道。是不是她本意没关系,总之这话肯定是二叔爱听的就对了。

至于周东源,这一世,李月姐没打算跟他有任何的交集,上一世两人本就没有感情,再加上她一嫁过去没两天,周老太爷故去,她背了个克妇之名就被幽禁在后院里,而周东源跟她完全没有一夜无妻百日恩的情份,从她被幽禁后就再也没看她一眼。

“嗯,还算你还懂事。”李二叔点头,却仍站在那里,看着远处长街的背影。

李月姐则边搬着东西边想着心事,心里奇怪这周东源来二叔家做啥?

再说了,前世,这个时候正是周老太爷过世的时候,这周家大少爷哪还有时间在这外面乱跑呀。

想到周老太爷过世,李月姐发现不对劲了,很明显的,刚才周东源身上只是素服,并不是孝服,也就是说周老太爷应该还没死,这跟前世不一样啊?

“二叔,这周公子来干啥呀,我听镇上的人说周老太爷病的快不行了,哪还有时间在外面逛啊?”李月姐故作纯良的问还站在门边的二叔。

“胡说,周老太爷虽然还病着,但他家三爷请了太医来,身体虽没有康复,但却比以前好多了,镇是谁在嚼舌根子?”李二叔一脸不快的道,随后又瞪了李月姐:“镇上的人怎么说随他们,你别胡乱扯。”

“我知道的,我就问问。”李月姐回道。又继续一趟一趟的抱着被头铺盖。

怪了,身体还转好了?李月姐回想着前世,她清楚的记得,前世,周老太爷是在大年初二过世的,当时,周家三爷凭着在朝中的身份,还帮周老太爷请了御医,只是御医说,周老太爷身体本来就弱,又受了风,散了最后一点阳气,没的救了。

想到这里,李月姐突然一拍额头,明白了,前世,加速周老太爷病故的正是因为周老太爷受了风,而周老太爷受风却是因为当日她冲喜,周老太爷心情十分的高兴,硬要主持长孙的婚事,这才受的风。

感情还真是她克死的……不,不是她克死,是冲喜冲死的,突然间,李月姐就有一种匪夷所思的感觉,人人都要给病中的人冲喜,却不知病人最该清静静养,任何的烦劳都可能给病人带来害处,这一世,她拒绝冲喜,反倒过了救了周老爷子一命,当然,也许救了一命还谈不上,但至少周老太爷比前世活的长。

想到这里,李月姐摇摇,这都什么事儿……难道这就是阿爹说的塞翁失马,李月姐学识不高,想着觉得差不多是这意思。

李月姐正想着的时候,却见前面传来一阵哄声:“撞人啦,周大少爷撞伤人啦。”

撞人了?撞着谁了?

李月姐和李二叔同时朝那边看去,这时,一个婆娘急匆匆过来,冲着李二叔就道:“你快过去,你家金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