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世独宠:读心王妃太撩人》一世独宠神医有毒 BL 一世独宠:读心王妃太撩人弱受

更新时间:2021-01-26 18:01:43

《一世独宠:读心王妃太撩人》一世独宠神医有毒 BL 一世独宠:读心王妃太撩人弱受 连载中

《一世独宠:读心王妃太撩人》

来源:作者:姬扶瑤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穆战,云晔

经典小说《一世独宠:读心王妃太撩人》由姬扶瑤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穆战,云晔,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云晔喝了一声,眨眼之间闪...展开

《一世独宠:读心王妃太撩人》免费试读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云晔喝了一声,眨眼之间闪到了她面前。她纤细的手腕猛地伸出,修长的手指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葉玉书感觉一阵缺氧,顿时呼吸困难,却又听见她质问,“快说!”葉玉书涨红了小脸,吃力地说道,“我不是……我没有……我真的不是……”

云晔见她顽固不化,只当她是故意如此。想到十二骑兵转告的一切,她心里着实替王爷担忧。当下决定宁可错杀一百,也不可放过一人。眼眸一紧,手中的力道更是加重。葉玉书无力挣扎,头晕目旋。

“救命……”她虚弱地呼喊,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第一次分别,她在他的世界里消失了五个月。第二次分别,她又在他的世界里消失了整整两年。再来一次的话,她不知道自己会在他的世界里消失多久。她好怕他们就此错过,再也无法见面。

突然,深沉的男声猛然响起,“放手!”

云晔听出了这个声音,心里一惊,手中的力道也松了几分。她愕然地望向来人,喃喃喊道,“王爷。”清新的空气蹿入鼻间,葉玉书大口大口地喘息,感觉自己又在鬼门关兜了一回。她浑身没有半点力气,摔倒在地。脖子被抓得很疼,喉咙好象都堵住了,没有办法开口说话。她抬头望去,瞧见了他阴霾的俊容。

穆战脩一袭紫色华服,颀长的身姿在风中愈显孤傲。那双星眸熠熠生辉,收敛着深邃。他迈开脚步,走到了她们面前。目光瞥向地上的珠儿,面无表情地望向云晔,轻飘说道,“谁准你动她。”他的口气那么随意,可是却让人察觉出这其中分量。

云晔立刻单膝跪拜在地,低下头说道,“王爷,她是奸细!”

“有何凭证?”穆战脩双手负在身后,淡淡地问道。

云晔不自觉地握紧了双手,回答道,“王爷险些丧命,一定是她与东骁天里应外合!”

“她若是想杀本王,那本王恐怕早就死了。”穆战脩轻笑了一声,伸手将地上的珠儿一把扶起。他又是望向跪拜在自己面前的云霓,幽幽说道,“今日的事情,本王不想再瞧见第二次!你退下!”云晔沉默了片刻,轻声说道,“属下知错!”话音落下,她抬手打向自己的右手,只听得“咯吱”一声,右手的手臂脱臼了。

葉玉书一愣,吃惊于她自残的举动。

“属下告退!”云晔这才站起身,急步奔出宫去。葉玉书望着她的身影消失,心里却已经明白。

云晔将军跟随在穆战脩身边不离左右,她不仅仅把他当成是主子,更把他当成是自己心中的神。她不允许自己出任何差错,所以一旦发现他不满,她就会极力弥补自己的过失。当无法弥补的时候,只好伤害自己。面对这样一个女人,葉玉书沉默了。

“王爷不去看看她吗?”半晌之后,她闷闷地问道。穆战脩却不理会,凝声反问,“倒是你,这么晚了要去哪里?”

“睡不着,随便走走。”葉玉书实在想不出理由,只好这么回答。穆战脩扭头望向那轮弦月,径自迈开脚步,沉声说道,“本王也睡不着,走吧,陪本王走走。”他已经走出平乐宫,穆战脩连忙拔腿跟了上去。

月色皎洁,洒下一地如银光芒。两人并肩而行,走在清幽寂静的皇宫。空气格外清新,让人感觉舒爽怡然。无人的后花园,穆战脩命人取了酒,席地坐下,斟上两杯酒。他将斟满酒的酒杯递向她,“来,陪本王喝一杯。”

葉玉书乖巧地“哦”了一声,双手接过酒杯。

“喝!”他仰头喝下自己手中握着的那杯酒,霸道地命令。

葉玉书其实并不喜欢喝酒,可还是闭上了眼睛,将酒喝下了。冰凉的液体从喉咙流淌进身体里,顿时一阵辛辣感觉。她皱起眉头,吐了吐舌头,“王爷,我不会喝酒。”

“多喝几次,就会喝了。”他却不由分说,又替她倒了一杯。葉玉书握着酒杯,头疼地横了他一眼。一杯接一杯,她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杯。可是为什么她的酒杯里,总还有呢?穆战脩懊恼地盯着酒杯,嘀咕道,“怎么都喝不完……喝来喝去都喝不完……”

她举着酒杯喝下,突然憨憨地笑了起来,“喝完了。”穆战脩摇了摇已经空了的酒壶,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是啊,终于喝完了!”

“我还要喝。我还要……”她醉熏熏地伸手探向了他。

“时辰也不早了。”他站起身来,顺带将她也抓了起来,慢慢地走回平乐宫。

突然很难过,一种说不出来的难过。穆战脩拉着她,继续朝前走去,“知道本王今夜为什么喝酒?”

“为什么?”她迷糊地问道,本能反应。

前方就是平乐宫,穆战脩踱着小步,“因为今日是本王的生辰。”

“生辰?”葉玉书脑中嗡嗡作响,掰着手指细数,狐疑问道,“六月初三?”他却不再应声,眼底雾气朦朦。她猛地刹车停下,僵在原地恨恨地跺脚,万分气恼地骂道,“混蛋!混蛋!混蛋!”她的样子有些逗趣,却也惹得穆战脩困惑好奇,忍不住问道,“你做什么?”

“我竟然不知道今天是王爷的生辰!我都没有给王爷准备礼物!混蛋!混蛋!为什么没人告诉我!”穆战脩哭丧了一张小脸,鼻子眼睛快要挤成一团,瘪着嘴说道。穆战脩扬起唇角,笑得很淡,“本王从来不在乎这些。”

葉玉书怔怔地凝望着他,出奇不易地踮起脚尖,凑向他的脸庞,落下一个浅浅的吻。她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生日快乐!”说完,她眯起眼睛,笑得温柔。

穆战脩却因为她的举动闷住,迟迟没有回神。脸庞的温度怎么会这么灼热,好象快要烧起来了。他望向她,却见她冲着自己甜甜地笑。他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她却闭上了眼睛,身体朝前一倒,呼呼睡了过去。他木纳地愣在原地,犹豫地伸出手,终究还是环住了她。

次日,当葉玉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巳时。口干舌燥,头也有些疼。她匆忙起床,洗梳了一番。刚推开房门,却瞧见穆战脩站在房外。她低下头,焦急地说道,“王爷,我不是故意睡那么晚的,实在是太困了。”

“本王又没有怪你。”穆战脩沉声说道,视线瞥向别处。

“那王爷……”她小心翼翼地抬头,奇怪他站在自己房外干吗!他淡淡地说道,“该起程了。”

“对哦!那我收拾下行李!”葉玉书明白过来,急忙转身奔进房间。她快速地挑了几件衣服打成小包袱背在身上,又是奔出房间,“王爷,可以了。”

“你不饿吗?”穆战脩随口问道,却又像是脱口而出。

“我有带干粮糕点,一会儿上了马车,随便吃点垫垫肚子就可以了。”葉玉书甩了甩手,大大咧咧地说道。

穆战脩不悦地斥责,“饿坏了肚子怎么办?”

“可是我现在没什么胃口,吃不下。”葉玉书撇了撇嘴,可怜西西地说道。

穆战脩沉眸不语,径自转身。葉玉书提了提肩上的小包袱,跟在他身后。她开始回想昨晚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喝酒了,然后呢?恐怕她醉了吧?她是怎么回来的?刚转过转角,那一幕喝酒的画面从脑海里跳了出来,历历在目。她险些软了脚,直勾勾地盯着他高大的背影!

葉玉书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

刚走出平乐宫,却又看见云晔将军恭敬地等候,看来脱臼的手臂已经接回。葉玉书原本以为穆战脩会关心一下云晔,毕竟她不仅是他的贴身侍婢,更是他的心腹属下。可是他却视若无睹,好象没有看见一样。

三人走在深深宫闱,来到了午重门。直到上了马车,却也没有听到他提到昨晚的事情,穆战脩终于松了口气。这次的队伍并没有多少人随行,除了十二骑兵,除了她之外,别无他人。

云晔将军也被留下镇守都城。而后一行人顺利出了皇宫,出了都城。驾车的人是诗栎,葉玉书撩起帘子,轻声问道,“我可以坐你身边吗?”

“恩!”诗栎点点头。葉玉书立刻在她身边坐下,欣赏着沿路的风景,扭头问道,“我们这是去哪里?”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