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年画风情录》风情类年画图片 紧缚 年画风情录调教

更新时间:2019-08-20 06:24:19

《年画风情录》风情类年画图片 紧缚 年画风情录调教 连载中

《年画风情录》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冰清居士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蔡老六,梦庆和

冰清居士新书《年画风情录》由冰清居士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蔡老六,梦庆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冤枉”城隍猛地一拍惊堂木,“啪”的一声响,吓得那婆儿一哆嗦。 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脸色更加难看,哆嗦着紧磕头,城隍爷爷饶命,城...展开

《年画风情录》免费试读

“冤枉”城隍猛地一拍惊堂木,“啪”的一声响,吓得那婆儿一哆嗦。

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脸色更加难看,哆嗦着紧磕头,城隍爷爷饶命,城隍爷爷饶命。

“都,你这婆子,着实可恶,好吃懒做,油嘴滑舌,拨弄是非,着罚入割舌地域,门神何在。”

两门神上前,“着你们速速押解前往。”门神押住婆子去了。

老头儿一看婆子被下了地域,他顿时感到不渺,悄悄给城隍说:“城隍爷爷,小老儿悄悄攒了1000两银子,愿意拿出100两来孝敬您,求您让我赶紧去托生,并且把剩下的银子带到新家吧!”

“嘿嘿,你这个老东西也不是什么好人,想来那千两银子必是蔡老六辛苦赚来的,却被你贪没,使他无钱还账,如今闹出这等事来,你竟然还在为自己打算,实在可恶。”

女人一听自己的父母亲私藏了那么多钱,却不肯让自己家使用,顿时怒气冲天,冲过来撕打父亲。

鬼差将其拉开,城隍是怒不可恶,断不肯饶了这两个活宝,一一发落了老头和他的女儿,他们按其罪行各入了地域受到惩罚。

最后城隍看着蔡老六,问他,断的可公,断的可明,你可知罪。

蔡老六号淘大哭:“城隍爷爷,您分断明白,小人心服口服,只可惜你是城隍老爷,管不了人世上的事情,我可怜的孩子们那。”

他哭得是死去活来“:我情愿下地域去受极刑,只求城隍爷爷能让我的孩子们早是托生才好。”

“让他们托生到有钱人家再也不受罪才好。”

“您放心,小孩子们罪不至入地域受苦,却也要先学规距。三年后自会投生。”

“本尊虽然同情你是个受害者,却不能饶恕你所犯下的罪行。判你入地域受苦十八年,而后转世为人,你所有银两自有鬼差为你保存,在你转世之赠你所用。”

“记住善恶终有报,谁也跑不掉。着令众门神押送起程,不得有误。”众门神齐声唱“喏。”

“爹爹,爹爹,你咋睡在这,都不怕风刮。”梦庆和推着梦元老。

“唉,您这么大岁数,咋就不能消停点,整天到处转悠,能让人省点心不。”

“谁呀,是蔡老六吧”梦元老从梦中睁开眼睛,月光下看到的是儿子阴沉而惊惧的脸。

“父亲,你魔怔了,咋叫开蔡老六了,赶紧走,可不能再待这个地方了。”

梦庆和拉起梦元老就走,他心中非常恐怖。

梦元老迷迷登登地往前走,他心中是有些迷糊,如今还沉浸在城隍大堂上的场景中,回不过神来。

蔡老六那句承传师要交银的话,他就想不明白,为啥还要交那么多钱,自己的没能通过,后绪的事自然也不清楚。

怪不得街上很多人都被封为了承传师,合这全是拿钱买的呀,过去听说达买官觅爵,那重来没听说过这个也要花钱去买。

唉,时风日下,时风日下……。

梦庆和拖着梦元老往城外走去,到了城门口:“把门的问什么人。”

梦庆和把一个字条递过去,城门官看了,将城门开了个缝,梦庆和将父亲拉出来,朝南城门走去。

梦元老这才迷糊过来,儿子不是扶他回家,而是把他送出城了,回头看城门已经关上了。

如今是更深夜半,月牙挂在天边,发着清冷而迷蒙的月光。

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寂静的夜晚只有他们两个沙沙的脚步声。

梦元老停住了步子,他走了这么长时间,早已腰酸腿痛的不行,此刻,他是一步也不想走了。

他不能不问明白,儿子这是要带他去那里。

“庆和,你这是要让我去那,天这么晚,我该休息了,今天饭也不曾吃,饿的不行,走不动了。”

“哎呀,爹爹,你不是挺有能耐的,走这几步都走不了啦。我这有个凉馍,你吃两口,坚持一下前面就到了。”

“你这是要带我去那,黑天摸地的,明天再走。”

“唉,说不走你都不走了,真麻烦,来我背你走。”

梦庆和弯腰背起梦元老,把他的拐杖往腿弯一拌,就往前走。

“庆和,你总得让我知道,你这是要把我背到那里吧!”梦元老不解,他问道。

“你就别问了,到地方你就知道了,”梦庆和再不言语,只是急急的赶路。

梦元老问了几遍,儿子不说,他也就不好再问,也许是太累了,梦庆和背着他晃来晃去,他竟睡着了。

一阵恶臭袭来,梦元老睁开眼睛,一只瞪着血红眼珠的大狗在看着他,似乎在寻找下口的地方,一下子惊醒过来,那狗一看这个老头睁开眼睛,吓了一跳,迅速跳起来跑了。

梦元老坐起来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乱葬岗子上,这里坟头一个挨着一个,到处是死人骨头。

“庆和,庆和,你去那了”梦元老大声喊了起来。

梦庆和此刻就躲在一个高大的坟堆后面,他听着父亲的叫声,心如油煎,眼泪无声地流淌在脸上。

他的耳边响着杜师爷阴恻恻的话语:“你父亲他年纪太大了,该去坟地了,整天没事找事,你这儿子是怎么做的。”

“你儿子挺招人喜欢的,那个小丫头也不错,就是不懂规矩我带他们去府里住几天,帮你管教管教。”

“听说城外乱葬岗子那风水挺好,你不想让老爷子去欣赏欣赏。”

“唉,人那,活的太大了也不好,妨儿孙哪!”杜师爷说完这番话把两个孩子带上,坐着轿子回衙门去了。

梦庆和想阻止不让孩子跟他走,衙役很无情地拔出了腰刀。

“少爷,”梦福安跪在地上拉住了梦庆和。

他们走后,梦庆和跌坐在地上,他号陶大哭,梦福安急忙捂住他的嘴,把他拖进里屋。

老太太眼中垂泪:“儿啦,看来你父亲是得罪了官府,人家是来要他的命的。小胳膊拧不过大腿,你就把他送到城外乱葬岗上吧!”

“他要是有福,也许给逃得一命,要是没福,死了就死了吧!人老了早晚都有一死,他死了我去陪他。”

“说啥也不能让梦家的香烟断送了,你快点去街上寻他,把他送去。”

梦庆和的眼泪在脸上流趟着,他怎么能为了孩子杀死父亲,尽管他不赞成父亲的做法,但是弑父他做不到,杜师爷这招也太阴很了些。

梦庆和冲着梦元老磕了几个头,悄悄地退了回去,他发疯般地逃避跑了。

弃父已是他的底线,如果杜师爷不放俩孩子,他就死在他的面前。

梦庆和跑回家的时候,家里门上已蒙上了白布,他踉跄着跑进去,小梦喜跪在堂屋地上,两个孩子和媳妇身穿重孝,跪在地上号陶大哭。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