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这个佛系总裁超可的》佛系总裁 LOLI控 这个佛系总裁超可的章节在线试读

更新时间:2020-08-05 20:05:34

《这个佛系总裁超可的》佛系总裁 LOLI控 这个佛系总裁超可的章节在线试读 连载中

《这个佛系总裁超可的》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温海不辞分类:浪漫青春主角:苏阳,苏海

独家完整版小说《这个佛系总裁超可的》是温海不辞最新写的一本浪漫青春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阳,苏海,书中主要讲述了: 回到禾颜,苏阳将车里的水果一箱一箱的抱到店里,码放好后。他在坐在前台大理石的台面上,晃着脚,若有所思。 从那个人的语言中就知道,...展开

《这个佛系总裁超可的》免费试读

回到禾颜,苏阳将车里的水果一箱一箱的抱到店里,码放好后。他在坐在前台大理石的台面上,晃着脚,若有所思。

从那个人的语言中就知道,他清楚苏阳的现状也了解苏阳的家庭情况。苏阳说让他考虑考虑,那人答应得爽快,其实彼此都心照不宣,都是聪明人苏阳怎么会不理解那人在苏阳下车关门时那人的轻笑,他说:“相信你是个明白人,对吧!”

苏阳明白那人之所以如此客气,除了素养外是绝对的优势所在。稍微提点一俩句,不说透罢了。说话是门艺术啊!一句话,除了层面上的意思还有好几层要你自己理解的意思。那人如此自信苏阳会同意,这种有钱有势的人要苏阳听话的方式有太多种了。

苏阳不得不去,他隐约觉得到,这一去有可能会得罪萧敬之。那人又不让苏阳知道他的身份,如果知道的话,苏阳还能有些准备。现在的处境完全是将他引进一个完成陌生的环境,脚下都没有路,迈向什么境地都不清楚。

而萧敬之又是他父亲的大东家,而这个大东家似乎极其不厚道。

手机嗡嗡作响,苏阳从思绪中猛地拉回来,来电人是爷爷。苏阳接通,爷爷催着苏阳回去,苏阳追问是不是又有人来闹事了。爷爷说不是,只说让苏阳回来再说。

苏阳驱车回了镇上的家里,在楼下的时候遇到在健身操材那儿跟邻居闲聊的奶奶,奶奶看到苏阳“咦”了下,“阳阳,你不说是要去开店嘛!怎么还老往家里跑!”奶奶言下之意是来回开路不安全,在家有他们呢!不让苏阳回来跑,奔波。

爷爷让回来的!说家里来人了!

哦~是你苏海的下属,今天过来看你爸爸的。

看奶奶一脸不知情的样子苏阳便让奶奶继续聊去,自己上了楼。客厅里爷爷的对面坐着一位与父亲年龄相仿的中年男人,爷爷看苏阳一进来就让苏阳管人叫何叔,苏阳礼貌的叫了一声。

这是阳阳啊!老天有眼啊!何叔感叹着,激动着抱了一下苏阳。你老苏常常跟我提起他有个儿子长得眉清目秀的,还说像极了他的爱人。

阳阳啊!你父亲只是不善表达而已,你出走这么多年他是想你的,他的工作证背面还有你十来岁的照片呢!何叔说道。何东兴和苏海虽是上下级关系,但俩人深交多年,相处起来更像朋友。所以关于苏海的家庭情况他是了解的,苏海常常跟他说,很后悔选择海员这个职业,还是远洋的。青春和热血全都献给了这回回来来的航线和时而平静时而汹涌的大海,对于家人是亏欠的。

特别是苏阳这个儿子,从小到大都没有什么有质量的陪伴和美好的回忆。他想通要弥补的时候苏阳却离家出走了。“他该恨透我了”“他该对我很失望”苏海提起苏阳总是说这些话。何东兴是明白的,同为船员的他怎么会不明白,我抱起砖头就没法抱起家人,抱起家人砖头就会让人抢了去。世事总是无两全,世事总是有遗憾。

我知道。苏阳回道。亲情是无法割舍的,再说他现在长大了,自然就了解了父亲年轻时的难处。血脉相连,即使这么多年没见,即使父子俩人关系不好,但苏阳心里还是认可苏海的。

爷爷说道:“你何叔也在这次的事故中受了伤,住了几个月医院,在家又休养了一段时间。身体才刚刚康复过来就来看你父亲了。”

何叔说是应该的,他在家里一直休养,这次事故中使他的腰落下了不可挽回损伤,他是不能再当船员了。公司只出了他们在医院治疗时的钱,其他相关的赔偿问题一直得不到落实。他也是家中的顶梁柱,儿子女儿在上大学,老婆在家附近做小手工赚不了几个钱。所以他也十分关注赔偿问题,听说有人来苏海家里要说法,回去还分了钱,他就赶紧过来看看。

何叔,如果你和那些人一样是来要钱的……你……。苏阳想说可能没有了,他所剩不多的钱要供日常花销。

何叔却连忙打断苏阳的话,表示他不是来要钱的,他不是那种人也做不出这种事,他是知道苏海一直有有资助贫困大学生的。来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来告诉苏阳一些事的。尽管有人告诉他不要讲乱话。在事故发生后,遇难的十二人中,三个捞回了尸身,七个下落不明,大概率都葬身鱼腹了,剩下俩个救了回来。就是何东兴和苏海。

何东兴当时在甲板上和船员一起作业,龙卷风来袭的时候,他死命的抱着船上的绳索才没有被卷进海里,混乱中也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硬物撞上了腰,疼得他差点松了手,船体一度倾斜,松手就会坠入海里,人在危难中求生的欲望是很大的,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就死要的抱着,撑着。直到船穿过了那一段风暴区才松的手。

医院里他是唯一的遇难中清醒的人,在他清醒的那个下午,公司就派人过去了。只有一个求要让他好好说话。隔天病房又来了一拔人,保险公司来调查问话的。何东兴了解事件的严重性,当时他心中有很多不确定性,所以他不敢乱说。人问什么他都说他不知道,扮演着一个普普通通的遇害船员。慢慢的淡出保险公司调查组的视野。

许多事情都是他出院后在家休养期间才梳理出来的,而他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公司的意图。他才明白为什么当时公司会才他好好说话,原来“好好说话”还有这层意思。

他不敢向任何人说,也清楚如果这事涉露出去他会面临什么?当听说有人上苏海家闹事的时候,他还是犹犹豫豫了好几天,要瞒下的话苏海可能一辈子都要背负一个贪钱害命的罪名,而他的良心也会不安一辈子。说出去,就意味着要承担巨大风险。但他还是选择要告诉苏阳,为了自己,为了苏海,为了遇难的人。

阳阳,我接下来所要告诉你的可能对你的心里有点冲击,但我希望你能冷静。何东兴望向苏阳,苏阳点头。他大概能猜到了,父亲是无罪的,有人陷害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